sanctify ur love 2 me

im guilty

《远灯》

是底特律:变人的同人
警探组

——

“哦、这该死的鬼天气...”

“据目前情报来看,底特律每个月平均有20个雨天,其中包括了40%的暴雨天气和..”

尽职尽责地汇报评析的仿生人挨了心情不大好的警探一拳,当然,并没有伤到它。汉克低头拨弄着前额湿透的发丝,试图把它拢到鬓角,绾在耳后,它在之前的一个小时里不停的遮挡警探的视线,搞得他焦躁不已。

“停下你那没用的分析吧,那混账暴徒已经被押走了。”

“..好的,安德森副队长。”

“比起这个,你就不能分析分析怎么最快走到泊车场吗?我的内裤都快湿透了。”

康纳花了几秒钟时间反应这个玩笑,递过去一个无奈又湿漉漉的眼神,中心处理器开始为新的问题铺弄线路,计算出最快路线并不费时,但是。仿生人低头瞅了瞅老汉克开始僵硬的双腿,了然的加上了淋雨最少这一筛选条件,当然。淋太多雨对老年人的身体不好,它在心里默默给自己一个微笑。

哦,看在老天的份上,还有汉克可怜的内裤。

带着汉克回到车上只用了五分钟,一边惊异于被大幅度节省掉的时间,一边喘着粗气,汉克把贴在身上湿冷的外套脱下扔给康纳,以最快速度打开暖气,他终于放松了一些,瘫倒在副驾驶上。

汉克的压力值减少了。康纳看着有些发抖的警探,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座上,动作简洁而迅速的发动车子往家驶去。不过它面对老式汽车略有不知所措的小表情没有逃过老警探锐利的目光。

“老天...你们安卓是不是都他妈不怕冷的?”

“事实上,为了优先完成任务,安卓们会关闭自己的痛觉,触觉和冷暖感知,不过也会有因特殊任务而开启的时候..但是”

“够了够了,我是问你,你就不能打开一会儿,体会一下人类跟着你乱跑有多辛苦,你们都不打伞!”

“...我很抱歉,汉克。”

把车稳稳的停在车库门前,康纳才将冷暖感知模组接通上了中枢神经网络。

霎时,难以言述的寒气从湿透的公务三件套中渗了进去,康纳控制不住的一个激灵,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得指节甚至褪去了皮肤层。

贴着合金骨骼蔓延的感知让他有些慌乱,在十一月的雨中疾走了两个小时,又来不及脱下外套就坐进车里。汉克贴在空调口上几乎吹干了衬衫,但是康纳混合材料的衣服仍然湿浸浸的覆在皮肤层上,过于灵敏的感官冲击让仿生人一下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

察觉到它的异常,汉克维持着准备推开车门的动作侧脸盯着它。

“你还好吗,康纳?”

“...是的、我很好,我很好。”

“但是你看起来快要捏碎我的方向盘了。”

“我,我很抱歉。我只是..”

慌忙松开手,康纳原本端正的坐姿变得有些歪扭,像是紧紧把背部贴在椅背上。汉克垂着眼睑,拍了拍它放在哪儿都似乎不合适而放在双膝上的手。

“你只是很冷,我知道。好了,那你还不他妈的快点进屋子里,想在车里过夜吗?”

语毕,汉克下车走向玄关。康纳低着头愣愣地看向那双布满老茧而有力的手停留过的地方,额角闪着冷光的指示灯兀地黄了片刻。

那里...是温暖的。

它悄悄上了因特网问这无厘头的问题,温暖是什么样的?得到了诸多难以分析理解的回答。决定暂且搁置,在几秒内出了车门跟上老汉克,车外依旧很冷,但是那几乎代表温暖的日光灯就在不远处,警探打开了门进去,留了门缝给它。相扑低沉却清脆的叫声传来,康纳站在台阶上,任由心底异样的酥痒爬满了胸腔。

抬手推开门,康纳知道自己现在想要的是热水澡、一包温热的蓝血,一套舒适的衣服,一个温暖的被窝。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et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