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ctify ur love 2 me

im guilty

呓语

柚木普想了,他不讨厌身边有个闹腾的弟弟。


出生时只是比他早了几分零几秒就被戴上了哥哥的名号,此后事事都没了好处可以占。你是哥哥呀,家人们笑着揉揉他发顶,丝毫不在意刘海阴影下他咬着嘴憋回去又几次溢到眼眶的泪滴,手背在身后握紧直到印出深深的印子。

而弟弟,柚木普用眼角瞥了他一眼,正蹲在门后好奇的看着他。这个时候,他是非常,非常讨厌弟弟柚木司的。


小学生的时候,家人们全当他是跑腿兼职保姆,辅导功课、做饭、哄弟弟睡觉、..如果自己失了职也会挨一顿骂,罚面壁思过几个钟头。

他噙着泪,把和同学打架而擦伤的手腕缩回袖子里,咬着牙不肯扭头理弟弟一句。

柚木普还是讨厌弟弟,尽管他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问题。


初中的时候,柚木普经常想起来小时候的庙会,上小学前的几个月,夏天的七夕节他和弟弟柚木司去集市上玩,他拗不过弟弟,任了人趴木桶旁边玩了三个小时切糖,自己逛啊逛,最后饿的没力气了才被弟弟拽着袖口,带着终于心满意足的柚木司去买吃的。

他不那么讨厌柚木司了。

他讨厌人类。


推搡挤兑嘲讽挖苦,柚木普坐在地上揉了揉因急促呼吸而刺痛的鼻子。被撕烂的练习册散了一地,他一时没有站起来的力气,索性向后靠去贴着墙缩进窗帘后面,抱着膝盖偷偷擦掉眼泪。

黄昏时分学校里的广播流淌出温和的音乐催促学生回家,他坐在教室角落里感觉到了被遗忘。


——阿普,你在玩捉迷藏吗?


他抬头,看见弟弟一如既往的笑眯眯的脸。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忽的就心生歹意,一把抓着他领子凑近,也顾不得此刻表情有多么的狰狞,柚木普趴在弟弟身上低语。“为什么你天天都这么开心啊”而柚木司完全是状况外的样子,往后仰着头思考时还转了转眼珠“因为我喜欢阿普”。突然的,柚木普松了手。

突然的,他不想再思考下去了。不想再纠结下去了。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从这之后就记不太清了...啊,勿怪”

花子君站在顶楼栏杆上,老教学楼龟裂的地砖生了苔藓,在晚风里摇动。

勿怪从墙角里跑出来,又闪进缝隙里。


柚木普压了压帽檐,阴影又笼罩了他的表情,只有微笑的嘴角抿得紧,像是憋了什么话的孩子,咬死了牙关不肯说。


柚木司知道,

他最喜欢的哥哥又在别扭着不肯原谅做错事的自己了。


评论
热度 ( 28 )

© etc. | Powered by LOFTER